蓝莓派不是凤梨罐头,谁是谁的蓝莓派

作者:观影指南

百分的话我打85分,将将优的分数。王大师还是没有突破自我。好吧,这叫做个人风格。
不管是色彩还是音乐的感觉都没有变,开头看着怎么是重庆森林,然后变成了花样年华。可能他不这么拍片的话他都不能认同自己了,更别说观众了。
但王家卫还是让人喜欢的风格。这不能说是小资的情调,小资只是表面的。是几个很简单的故事,以一条线索穿起来。看得时候还在想,现在一个故事的电影都卖不动了,必须一个里面好多个故事,最好再有好多大牌,客串的也好,友情演出更好,然后一堆大导一块堆出来。就像现在一张专辑只有一种风格也同样不好卖了一样。
色彩上氤氲和细腻搭配的不错,而且前后有传承。时而的慢速晃动的镜头很好的衬托了闪回的细节,比如门把手那里。
王家卫和lawrence block合作的故事,引用corbelle的话,“那些色彩斑斓的慢镜头放在美国,还真挺有趣的。看到那么多和马修重合的Laurence Block元素,觉得很开心。喝酒,戒酒,街区小馆子,不痛不痒的独白和对白,没规则的小费……”
片子英语说的不难,对话也不多,但是达到了很好的效果。Natalie演的不错我觉得,尤其她那一句fuck you very much,乐了我一晚上。还有她说她爸爸在别人学数数的时候就教她打牌,然后很自豪的吹嘘说她女儿能数到十以上的数,是Jack(就是J),由于大家对英语不太熟悉的缘故吧,所以影院里的笑声滞后了一些...
jude law扔伦敦大街上就是一普通小伙,只是边上有个摄像机跟着他。
Norah jones也就演个country girl比较合适,这个片子里演的没啥亮点,不过也说的过去。
昨天早上应景的吃了蓝莓小蛋糕,当时并不晓得晚上是蓝莓之夜。

我要攒钱买一辆车,一直开下去,直到没有地方可去
这是Elizabeth的梦想。她一天打两份工,攒钱,为了买她的车。当Arnie问她为什么买车的时候,她这么回答。
这是一个关于流浪关于漂泊的话题,但不适合Elizabeth。她有爱,所以她不能这么走下去,除非Jeremy和她一起,那不叫漂泊不叫流浪,那叫浪漫。
驴子们都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到一个地方,然后,很随意的去走,走到没有路的地方,折返,看似荒诞,但却流行。不幸的是,我也恋上了这种荒诞。我没有车没有驾照,所以,我只想要一只走下去,直到没有地方可去。
Elizabeth的旅途,横穿了美国,最后又回到了纽约,从起点又回到了起点。曼彻斯特小子Jeremy曾经说过,他想要横穿美国,第一站来到了纽约,不幸的是,他在第一站就停了下来。人总会去追求一些看似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是在寻找,但到最后都会安定下来,有人安定于不安定,有人安定于安定。所谓的安定,其实只是固定得沿着自己的路走了下去,一直行走也是一种安定。
电影《旅行的艺术》里这么说过,旅行的艺术,是跳出计划。Conner和Darlene在秘鲁分道扬镳,最终选择了不同的安定的方式,Conner继续他的行走,不过是一个人了;Darlene则回去布拉格,用安定来实现安定。
世界很小,当有一天,我们的车已经驶过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那些轮胎无法企及的地方则有我们的双腿代替了)的时候,我们又该何去何从?是回到起点吗?

我对故事的贪婪严重到对王家卫产生了不满。粗糙,没有回味。王家卫还是那个王家卫,难道是我对他不再满足,所以竟开始对他一贯的叙事方式不满?【重庆森林】不再有了,【阿飞正传】变成无脚鸟飞走了,【春光乍泄】在南美的天涯海角一去不复返了,【东邪西毒】散在落日里的大漠中了。而【花样年华】遥遥无绝期一直蔓延到【2046】,【2046】里的轻轨震颤着开到了【蓝莓之夜】。人还是那些人,只是肤色变了变。

钥匙:忘和不忘
Jeremy的店里有个大的玻璃瓶,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钥匙,也包括Elizabeth留在那里的一串。每串钥匙后面都有一个故事——伤心或者开心。 Jeremy可以如数家珍的把每个故事娓娓道来。他没有丢掉任何一串钥匙,因为他的前女友这么说过:每串钥匙后面都有一扇门,钥匙一旦丢了,门也就打不开了。其中有一串就是属于Jeremy自己的,那扇门后面,是个俄罗斯女孩,一个关于落日钥匙和咖啡店的故事。那时的Jeremy,依然没有放下他的前女友。钥匙在这里,代表着不是钥匙,而是记忆。就像《东邪西毒》里说的,人往往总是记性太好,我们都需要一坛醉生梦死,让我们遗忘。
黄药师喝了他的那坛醉生梦死,那酒或许真的有效,从那天开始,他开始忘记很多事情。Jeremy丢掉了那些钥匙,也包括他自己的。有些门,一旦关上,就没有必要再打开了,那么,钥匙的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但他留下了Elizabeth的那把钥匙,需要她自己把它丢掉。如果钥匙是记忆,丢掉钥匙就是遗忘,我们最难的,不是牢记,而是遗忘。《东邪西毒》里的遗忘是被动的——他借助于一种叫醉生梦死的酒,那种酒或许存在又或许不存在;这里,遗忘是主动的—— Jeremy丢掉了他的钥匙。

02.20.08

一路的明信片
我喜欢这种感觉,寄出明信片和收到明信片的感觉,不过我太懒,很少寄明信片。
Elizabeth偷偷地离开了,没有和Jeremy道别,就这么走了。但是,她并没有真正的离去,于是不久后,Jeremy开始收到Elizabeth 的明信片。这时的Jeremy认识到了自己对于Elizabeth的爱。这份爱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想是他们在一起讲钥匙的故事的时候,Jeremy 讲到了一个曼彻斯特男孩的故事,Elizabeth马上意识到了,那个人就是Jeremy自己,这是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于是,爱情就这么诞生了,所以也会有后面的Jeremy偷吻Elizabeth的场景。
收到明信片,Jeremy开始想各种办法试图联系上远方的Elizabeth,他打电话,他寄一大堆一样内容的明信片,希望有一封能到她的手里,但是没有。远方的她换了名字,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徒劳,但Jeremy努力着,尝试着,难道不是吗?
Jeremy读着明信片,想着她的生活,开始了这么一种精神上的恋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这种爱情,如同大熊猫般珍贵。整部影片也是,没有物欲,只有情。对于小资们来说,这是圣境,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他们只会对这样的故事嗤之以鼻——这些明信片就是维系这么两个人的纽带?答案是Yes。

裘德•洛,娜塔莉•波特曼,还有唱爵士的诺拉•琼斯我都很喜欢,他们也确实表现出了王家卫的感觉。特别是娜塔莉踩着黑色粗跟高跟鞋出现,纤细的脚部特写,摇晃一下,她转身走开。这一个特写让我想起了王菲,让我无限怀念。王家卫镜头里的女人,永远能从细节里散发无穷的魅力,能让人中邪。

起点,终点
起点,往往亦是终点。
Elizabeth最终回到了纽约,回到了咖啡店,那里有熟悉的Jeremy——这次他不用再偷吻她了,他也不愿意再这么做了;有熟悉的蓝莓派——尽管除了她以外没有其他人点蓝莓派,他依然每天做一份蓝莓派,因为他相信她会回来。而结果,也证明了他的自信。
爱情是没有终点,只有起点的。Jeremy每天都要把卖剩下的蛋糕处理掉,明天,要是最新鲜的,这不但但是在经营咖啡馆,也是在经营爱情。爱情需要保鲜,如果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都是爱情的起点而从来没有终点,那么,我们的爱情又怎么会老去呢?
我们的终点,亦是我们的起点。
我们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人生之路,充满崎岖,但最终会归于尘土。从尘埃中来,回尘埃中去。佛家曰,从来处来,往去处去;地球是圆的,来处与去处终会归于一处。
喜欢影片结束时候那个接吻的镜头:她趴在吧台上,侧着头;他从吧台内轻轻把头伸过来,然后,四片嘴唇碰在了一起,摄像机从顶上直射下来,成了一个对称的构图。
就此打住,影片结束。
我想,这是一个终点,也是一个起点。
人生的路永远都是这样,起点,终点,终点,起点,反复交替。

王家卫需要的是用他的风格来叙事,而不是把那些叙过的事换个主人公再讲出来。真希望下一次我看完他的片子仍然能够瘫在床上沉默一天。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