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出品人给文化艺术青年的动感口粮,没人爱

作者:娱乐资讯

最念念不忘的镜头:骆宾基在走廊前景依着窗台抽烟,镜头浮动着靠近他。骆状似听闻脚步声而缓慢转过头 定睛之后貌似受到惊吓 旋即掐灭烟头慌忙拿起窗台上的两个杯子挺身扭头疾步走向走廊尽头 室外发生爆炸 楼体颤动 骆走不稳 打了个趔趄 又继续往深处走去。
  
他看到了谁?为什么会有此番反应?手持镜头的明显浮动表明这是从某人的视角POV看过去的。那能是谁?萧红?不对 她已经病倒在床上 端木?好像也不是 骆不该警惕地走开。那是在故事里的路人吗?还是屏幕前的观众?
我好想看到镜头的反打 看到这个POV的发出者。
  
同样的 还有一个POV镜头 萧军出轨时与某年轻中学生坐在沙发上 镜头浮动着从他们身后靠近 他们转头。。。这个POV可以是萧红也可以是观众。
  
把这个POV解释为观众其实有很充分的理由 全片用了太多的打破第四墙 剧中人物直接对着镜头/观众以第三人称讲述萧红的故事。用于人物传记倒是挺自然的 人的形象本来就是通过各种人的片段记忆和追忆拼接起来的。于是本片的叙事就显得凌乱但同时却也巧妙连接着(大概只有三成是给人特别秒的相互扣着的感觉)中年萧红叙述年轻萧红的故事 他人叙述萧红的故事 各个不同视角的“我”参与叙述萧红的各个人生阶段。这反倒有些意识流呢 特别是鲁迅夫人许先生那段 讲萧红有阵子天天去她家 一坐就是半天 没空照顾 知道她痛苦 却也觉得这么频繁打扰不舒服 但说不出逐客的话。
  
仔细想了想 本片中的打破第四墙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剧中人端正的坐在画面中央 对着镜头说 很明显地摆出一副叙事者的样子;另一种是 剧中人在特定情节场景当中行动着 突然打破了原有的路径和动作 朝镜头走来 停下 瞬间脱离场景 摆出抽离的叙事者的姿态 讲述他人甚至是包括自身在内的故事发展(怎么突然想起了马尔克斯= =.. 这确实是意识流啊)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相当突兀 觉得怪怪的 后来就好了。但我发现这种打破第四墙跟伍迪艾伦的不同 伍迪艾伦会非常自如地穿梭于与观众和与剧中人物的交流 即他可以在这一秒与女主角聊天 下一秒对着观众吐糟 再下一秒又回去和女主角聊天 而本片中貌似一旦决定这个shot是要打破第四墙的 人物就不再会和剧中人直接对戏了。有一个例外是在三郎认识萧红之前 他和白郎罗烽等人围坐着为要不要帮助萧红讨论的时候 这个镜头最后停留在了白郎罗烽夫妇身上 他们从原先的戏中抽离 变成叙事者直接对着镜头说话。
  
  
  
看完全片对萧红这个人物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她大腹便便的样子。这个女人 生了两个孩子 两次怀胎十月 却完全没有做过正真意义上的母亲。有些女人 诞下婴儿之后 即使是抛弃自己的男人留下的 还是会为生命动容 而爱这个孩子 而萧红看到孩子送过来的第一反应是扭头避开且抬起头阻止 完全不想看到他。第二个孩子 她和萧军的 她说孩子半夜抽风夭折了 谁知道呢 也许是她自己掐死的呢 总之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硬骨 很有气魄 跟影片中他人评论她的文章一样。母亲这个角色最能体现一个女人柔情的一面 而她拒绝做母亲。那为什么要生下来?为什么不打掉?
还有一个很直接的感受就是 这个女人太镇定了 大着肚子就这么睡坐在地铺上 翻看着书。开了新的冷饮店 她说我请客 很豪气地把钱用完 说零头留着吧 这两块多钱也没什么用 是破罐子破摔的绝望 还是桥到船头自然直的坦然?或者说是对无望生活束手无策地全然接受?总之这个人太能将就了 好像不管怎么样都可以 都不必忧扰 大概是经历过极度的贫寒才能做到吧。还有她躺在码头上那个情节 冬天 一个孕妇躺在湿冷的水边 船坞木板上 就这么躺着 躺了一夜。也不做什么挣扎了 其实挣扎也没用 她无法靠自己站起来。就是这种“问题无法解决那就摆着吧总会解决了”的坦然and/or “反正解决不了随便吧”的绝望 震撼到了我。
  
  
JUNI @SHANGHAI

中文课作业,发上来玩玩
————————————————————

在媒体场后,有观众问饰演萧军和端木的冯绍峰和朱亚文,在现实中是否会喜欢萧红这样的女子,无一例外的是,2者都选择了“不会”。一个说是太累,一个是对方对自己太狠,间或也会伤到他人,尤其是关心她的人。当然,他们也反问了问这话的观众,观众说不会。

    1. 16

《黄金时代》不是一部讲述萧红的传记电影作品,而是一部精雕细刻、披着叙述片外衣的萧红纪录片。全片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长,出场人物众多,倒叙、插叙、独白、对话皆有之,布景、服装、配乐、摄影都很用心,可人物塑造不够、台词及场景转换生硬。内容充实,是研究萧红一生的优秀切入点,但到头,导演一腔怀旧热血,拍出了一部讲述萧红传奇一生纪录片。

是啊,谁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女人?

第一,先说从电影中看到的萧红一生。以汤唯的独白开始,用“1942年1月22日中午11时,病逝于,香港红十字会设于圣士提反女校的临时医院,享年31岁”一句话,及黑白的色调奠定了萧红一生悲剧的基调。之后,本片用了二十余分钟“简述”了萧红的早年生活,从她童年和父亲关系疏离到与祖父的亲近,到第一次私奔后却因贫穷再次投靠未婚夫,到后来在饥寒交迫时与萧军相识、后与萧军颠沛流离的生活、与鲁迅先生熟识、在上海生活、前往日本、与端木熟识、与萧军分手、最后病逝。导演用三小时的时间叙述完萧红的一生,并抛出了许多关于她这一生的难题。除了有的地方台词太过生硬,总的来说,编剧在完整囊括萧红一生方面还是成功的,全片的内容是充分而饱满的。

碎片化的萧红

第二,说本片叙述手法。即使内容再好,在许鞍华心机满满地叙述方式下,整个影片情节推进既拖拉又混乱。第一次插叙镜头出现在影片开始两分钟左右,后来才知道大概是萧军与萧红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第一次倒叙镜头出现在五分钟左右,是舒群的独白镜头,由他之口讲述了萧红由乡下的监禁逃往哈尔滨的事件,并以这个镜头完成了到她偶遇她弟弟的场景切换。这两个镜头败露了许鞍华的心机——大量运用采访般的倒叙独白和插叙镜头,来进行时间的跳跃,或像是在解释二萧决裂的部分,提出疑点。这样做的好处是,能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萧红,并保留一些不确定的情节来确保事实的准确性。然而这样做有个三个极大的副作用。第一,出场人物过多,时间错乱。作为一个不是很了解这段故事的观众,在看到独白的部分时,大多情况下并不清楚这些出场人物都是什么人,和萧红有什么关系。时间跳跃太多、太快、太杂也使观看者时常不清楚片子到底在讲什么时候的事情,是否还在主故事线上。第二,弱化了情节。过多的跳跃弱化了主故事线,加上全片过长,没有明显的高潮,使本片情节感过于微弱。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弱化了人物形象。撇开汤唯、冯绍峰等人干涩的表演不说,这样给萧红一生提供多种解释,并大量以旁人角度评论萧红的叙述手法,大大弱化了萧红这一角色的独立性。以叙述方式看,许鞍华成功的把一部传记电影拍成了纪录片。

想起这三个小时的电影,萧红给我的记忆是碎片化的,但是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她那么的独立,所有的选择和行为非常的“不可控制”,也许是因为剧本是根据萧红本身所有文学作品中抽离出来的碎片生活记录,所有在电影里汤唯饰演的萧红本身的很多选择都是我们很难猜到的,投奔汪恩甲,和萧军上床,借洪水逃离哈尔滨,将唯一的票给端木,送走(杀死)自己的孩子,这些她的选择,对那些不曾细读过萧红一行半页的人来说,需要自行脑补其间的“理由”,也许是生活,也许是追求安定的写作环境,这些都是电影中没有给出直观的回答的,因为整部剧就是萧红的作品的记录,而且许鞍华很故意的将生活转换成她的作品,如同直观的文字,电影里萧红小的时候和后来的经历,都是出自她的《呼兰河传》;和萧军的复杂关系和哈尔滨的换了回忆都是来自《商市街》,主创们本身没有加以评价,所以,萧红给我们的印象是所有人人的回忆和本身的片段撑起来的,可以说是很深刻,但是又充满了谜团,这大概就是许鞍华这次“实验”的新结构叙事方法吧。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