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好的时刻多么豪华,安利的话作者就非常少说

作者:娱乐资讯

理发的马师傅往陆宝荣的壶子里偷了一盆热水,陆宝荣踱步出来,发现之后不紧不慢地往脸盆里抖了一搓灰,两个人狭路相逢之后吵起来,操着软哝的上海小调,又生气又温柔,还顺手拉住提着油条走过的徐家阿妈评理。在租界最寻常的一个胡同巷子里,场面剑拔弩张。
对我来说,这部剧,就是从这里开始变得有趣的。
以常人的目光评判,徐天的智商和技能无疑不符合常理,所以编剧赐予了他胆小怕事,明哲保身的生活态度,让他隐身于充满了烟火气息的上海胡同----同福里。他的缜密心思和过人能力,是作为主角的光环,但他的安于现状和梦想平淡,是作为观众的共鸣。毕竟乱世之中,每个人都有着安稳度日,平淡生活的伟大梦想。
像陆宝荣,一个中老年单身汉,开了个裁缝铺,生意不咸不淡,讨厌别人说他老或是娘娘腔,最大的梦想是攒够了钱把小翠娶回家;理发的马师傅,每日把自己收拾的精神抖擞,头发用发胶抹得纹丝不乱,西装笔挺,看上去倒像个上等人。分别住在巷子两头的徐家姆妈和小翠,顶着一模一样老气横秋的卷发,就都是出自他的手里;还有小翠,丧夫之后带着公公从乡下过来,隐姓埋名,想开始新的生活,见着徐先生就挪不开眼睛,陆宝荣每次见了她痴傻的样子都要气得吹鼻子瞪眼。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典型的市井小民,有时爱贪小便宜,多半目光短浅,畏首畏尾,但却跟他们生活的小巷,深深地融合在一起,同福里的家长里短,融进他们的骨子里。
从同福里走出来的徐天,智商与身高齐飞,颜值与胆量俱泯,职业是会计,遇事先认怂。
看惯了大英雄保家卫国,英勇就义,这样一个畏首畏尾,日常感叹生活没意思的主角,反而弥足珍贵。他每天的生活,简单规律,热闹充实,像巷子里每一个平凡的人。
同福里的热闹,像是一个不大精细的艺术品,在乱世中显得尤为脆弱。我看着这份热闹,心中惊喜而忐忑,怕一不小心,就看到他们粉碎在眼前。
从一开始帮助向老师运出了货船,徐天往下走的每一步,都充满了无奈,一直到最后的奋起反击,也不过是因为被逼入了绝境。于是我差不多明白,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英雄的故事。
澳门新萄京娱乐,他遇到自己一见钟情的心爱女子。娇生惯养地长大,一夜之间遭临巨变,噩耗之下,慢慢变成坚强而独立的复仇者。表面上看,她依旧是那个生个炉子弄得满屋都是烟,煮个饺子个个都破皮,花钱如流水,弱不禁风的小姐,但却闷声做大事,冷静又低调地手刃日本人。转身又可以辞职回家,结婚嫁人,相夫教子。
遇到铁林,这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日本人惹了事情,一定要追查到底,气死长官也行;嫂子被日本人扣了,就只身去往敌方,以一挑数十;跟兄弟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就避之不及,对柳如丝的示好装聋作哑,或是义正言辞地拒绝;唯一一次违背原则,也是为了自己的兄弟,这样义薄云天,嫉恶如仇,简直是一个另类。
遇到金爷,从苏北过来带着表弟讨生活的小混混,有几分小聪明,有几分胆识,锱铢必较,唯一的软肋就是他的贪婪。金爷算是个悲惨人物了,他想帮徐天让田丹住进同福里,用错了办法,徐天不领情;结拜了一个兄弟,奈何不是一路人,分道扬镳时还被抢走了爱人;爱上柳如丝,人家却只想要他的钱。他说,混江湖赚钱,最重要的是有靠山,却又为了利益亲手杀了自己的第一个靠山,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接下来的靠山一个个被杀,从料总,到影佐,到王擎汉。他想要的不想要的,亲人,朋友,兄弟,财富,全部离他而去,最后死不瞑目。
还有柳如丝,仗着美艳的皮囊也出卖过自己的底线,心里鄙视金爷,却又舍不得金爷送上的股份,反悔时拿枪指着金爷,又霸道又心虚。但当她遇上心爱的人之后,就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她说,你不喜欢我,我最喜欢钱;你要是喜欢我,你就是我的命;铁林惹了事,她说,他要是残了,我养他,他要是坐牢了,我给他送饭,他要是活蹦乱跳的,我享福 ;她求白爷放过,说,本来就觉得配不上人家,这要是一点都配不上了,活着也没什么劲儿了!一个女子,飘零异地,无所傍身,却因所爱和被爱变得强大。
方长青夫妇的仁慈和铁硬,长谷和影佐的变态,料总的汉奸嘴脸,麦兰捕房的大头,仙乐斯的酒保,呆傻的金刚,甚至是小翠的哑巴公公,只活了一集的军统联络员,三角地菜市场的算命会计,巷子里卖馄炖的小贩,还有第一集就牺牲了的,红册子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都是寥寥数笔,却过目难忘。
这不是一个英雄保家卫国的故事,这是一群小人物,在乱世之中,或隐姓埋名,或出卖自己,或投机取巧,或损人利己,总之都在艰难地保全着自己,或者是保全着初心的故事。
在动荡的大背景之下,这群小人物,用自己的悲欢离合,一起谱写了这一段,有时婆婆妈妈,有时酣畅淋漓的生活缩影。
就像结尾里说的,外界枪林弹雨,这里好在还有柴米油盐。
愿一直都有柴米油盐。

因为V脸社长的安利,去看了红色,谁知一入此坑深似海,从此雷剧是路人啊~良心剧不愧是良心剧,安利的话别人讲得太多,多说无益。只是看完结局,依然恋恋不舍,不禁要脑洞大开,脑补一下红色大电影。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那么平凡、朴实又具象,现在的我们早就过腻味了。但对于战时的人们却是极奢侈的梦。上海沦陷,法租界里的人们还能暂时活在梦中。
       同福里是租界中一条普通巷子,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其中多是外面来的租客,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像一大家子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如果哪天阳光正好,走进巷子里来,里面一定飘着刚洗过的衣服撒发的淡淡皂角的香味,会闻到裁缝铺子里熨烫衣服的蒸汽味儿,书铺子里堆积的大量印刷书年久受潮的纸张的霉味儿,鞋匠铺里的皮鞋和胶水的味道,还有理发店里染发膏的味道……当然了,到了饭点,家家户户的烟囱里都会飘来阵阵饭菜的香气。生活在巷子里的人们就如同我们自家门口随处可见的老张、老李,或是爱占点小便宜,或是扣扣索索,或是胆小怯懦,或是妖娆艳丽。这里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安静,一天到晚永远有吵不完的架、聊不完的八卦和算不清的帐。
        白天,走在时尚前端的剃头匠老马和娘娘腔裁缝陆宝荣会因为一壶热水吵吵闹闹,会因为小翠同谁多讲了一句话掐来掐去,而每次平息的办法总是徐家妈妈的一句“涨房租”。小翠呢,丰腴、妩媚,可能因为生过两个孩子的原因,大胸翘臀,风姿绰约,眼睛永远钉在巷子尽头徐家阁楼上。在徐天面前羞羞答答,娇羞可爱。晚上,四个人刚好凑成一桌麻将,老马总是欠钱,裁缝、小翠和老马的三角关系也是如何也理不清的。这样的生活琐碎、平静,甚至有些单调。这样的一群人普通、渺小而平凡,都有缺点,不算绝对的好,也算不上完全的坏。
        剧里面的好多场景都是在吃饭,这可苦了追剧的人,肚子里的贪吃虫总在作祟。最喜欢半晚上的徐天和田丹从窗户外叫住卖馄饨的小贩,买一碗热馄饨一起吃的温馨场面。也喜欢他们在公园里漫步,喜欢他们一起上下班,喜欢一切琐碎的小事。
        剧中花了大量的笔墨在生活上,这真实、贴切而饱满。当最后徐家妈妈和田丹离开,铁林与柳如丝结为夫妻,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所有人都以为徐天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又神奇的出现在了西北,终与田丹相见。虽说剧中的主要人物都活了下来,大家的生活也还在继续。但当镜头再一次切回到同福里,小翠和陆宝荣已经不在这里了,徐家的宅子也换了人,这里全变了样子。当铁林回眸,看到一个背影如徐天的人,不知是会心一笑还是略有没落,我想他是想徐天了。不管他知不知道徐天还活着,徐天已经离开了上海。日子回不去当初了,他不能再与他喝酒聊天,不能再去同福里的家中为徐家妈妈讲笑话,不能再去田丹工作的地方给嫂子请安了。同福里的麻将或许还在继续,但人已不再。每当想到物是人非,一切的美好都被打碎,心也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这真的是喜剧结尾吗?我开始想念同福里的吵闹声、麻将声和馄饨摊子的打更声了。一副宁静的同福里万象图就这样被撕碎在观众眼前,如何教人不心痛。
        同福里的炊烟、麻将、馄饨都是租界里的幻相,国之将亡,静好的岁月多么奢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PTA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让人无限遐想就是从黑锅侠徐天炸车跳井开始。根据一个豆油“八一八徐天的年龄和大事年”里面分析,徐天炸车那年是1939年,到延安1940年。上海法租界在1941年被鬼子入侵,43年被汪伪收回。其实在结局中也讲了,1939年以后暗杀、爆炸在法租界频发,徐天的这一年或许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段人生。

咳咳,我们就从大结局说开去。没看结局的胖友在这里可以打住了。

·································大家好,我是大结局·································
同福里一片祥和。弄堂里的邻居们该扫地扫地,该唠嗑唠嗑,仿佛一切如常。原本是代理房东的小翠和陆宝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会算计的老马。可叹陆宝荣千算万算,终得不了便宜,还是回了乡下。小翠心心念念抛下过去,跑到大上海成为城里人,终究也成了空。好在他们凑成了双,也是大团圆。当初被炸得乱七八糟,死过不少人的徐家,居然很快被修缮一新,还住进了体面的一家人。
铁林废掉了一只胳膊,但精神很不错,牵着没了厚厚脂粉但依然光鲜亮丽的柳如丝。在那样一个年代,自行车行的招牌闪闪发亮,虽没有富商派头,但也足足抵得上现今一个国产汽车4S店。铁林一家过得体面而祥和,连大头和麻杆都跟着铁林这个幕后大哥找到了稳定的归属。抬头望望熟悉的街道,似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天哥吗?铁林却没有上前去追,再细细看,果然不是。真直男铁蛋一路KO走来,居然能够这么安静地站着,慢慢地转身,然后抛下一个淡淡的微笑。世道变幻,已是物是人非么?
在延安,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已是战地医生的田丹,显然已经融入了延安的生活。阳光下,田丹笑得很美,就像她在同福里的时候一样。微微抬头,看到了一身戎装的向老师,他的身后,不就是那个她日夜期盼的人么。

时间闪回,一年前的那个生死关头。

······································· 话锋一转·······································
徐天身负重伤跳入井底,性命保住了。酷刑留下的伤还在,加之失血过多,徐天感到自己已经撑不了多久。透过井口跳动的火光,恍惚间看到了一张张面孔,有冲他微笑的田丹,有不断数落他的姆妈,有劝他喝酒的铁林,有一脸虚伪的金哥。许许多多面孔向他涌来,放佛在叙述他还不算太长的人生。这些面孔渐渐模糊,唯有一个人的身影逐渐清晰。那个人和他有差不多的身量,像现在的他一样浑身是血,眼中闪烁的光正渐渐熄灭,垂下的手臂却依然死死地攥着拳头。父亲,时隔数年,终又相见。

有人在叫“徐先生”,徐天感觉到了风的凉意,身体也不再蜷曲,这是哪里?他努力睁开眼睛,看到大头和麻杆在急切地望着他。那辆爆炸的汽车已经停止燃烧,周围已经看不到别的人,街道又回复了安静。麻杆和大头见徐天醒来,背起他立刻离开了现场。

回同福里,无论如何,总是要回家的。麻杆和大头想不明白,但徐先生做事总有他的道理,只能一路小心送回去。回去的路上,徐天才知道,是铁林在汽车爆炸后,坚持要去救天哥。可是汽车已经完全毁掉,车上的尸体难以分辨。铁林在悲痛中瞥见旁边半掩的井口,再看看车内的情况,铁林似乎明白了什么。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可他自己也马上就要失去知觉,只能托付最信任的麻杆和大头。麻杆和大头借口留下来保护现场,将其他人派去送铁林和请求支援。

到了同福里弄堂口,徐天要麻杆和大头将他放下,独自走了进去。田丹和姆妈已经上船了吧,影佐的尸体已经被搬走,这个家现存唯一的主人徐天在别人眼中也已经成了死人。最危险的地方,暂时成了最安全的藏身之处。老玻璃家的门板透出一丝亮光,走近隐约还能听到小翠咽咽的哭声。徐天推了推门板,里面的人显然已经觉察出异样,向门口走来。

徐天睁开眼,已经躺在陆宝荣的床上。小翠端着一盆热水,陆宝荣手无足措地为他清洗着肩上的伤口。这样不行,徐天那些年受到的训练告诉自己,枪伤后能不能保住性命,还要靠自己。他挣扎着坐了起来,要小翠拿来剪刀,简单消毒后,剜除了体内的子弹。这一系列动作耗尽了徐天所有的体力,他终于又昏睡过去。身体的疼痛,让他的大脑闪回到在日本特训科的时候。刑讯课上,教官用尽刑罚要他开口讲话,他硬是没有回答,直到昏死过去。事后他拖着受伤的身体,拿到的却是不合格的评语。伤势过重,他昏睡不起,他的同学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

眼前似乎有一丝光亮,徐天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小翠在焦急地叫着他的名字。原来,他在昏睡中持续高烧,小翠情急之下想要喊醒他。虽然早上陆宝荣再次给他清洗了伤口,可伤口依旧感染了,需要起码的消毒药品。可是不能让陆宝荣去买,在风声正紧的时候买这些疗伤的药品,无疑会暴露,更会牵连小翠和陆宝荣的性命。怎么办?徐天忽然想起,自己断指的时候田丹拿回了不少消毒的药,应该还在房间的抽屉里。徐天告诉小翠,把抽屉里的药带出来。

小翠忐忑地走进了徐天的家。从前那个干净、整洁的家已经全然变了模样,家具大多被砸碎,地板和墙壁都被炸得黝黑,房屋里的一切都支离破碎。那个放有药品的抽屉被炸坏的衣柜压在下面,好在药品都还完好。小翠拿了药品,正要离开,忽然听见屋外嘈杂的声音。是巡捕房的人,还有日本人。小翠感到两腿发软,忽然她想到徐先生告诉她,她要说自己是来拿回自家东西的,便立刻跑进了徐妈妈的房间。徐妈妈的衣柜大开着,显然已经被人搜查过。徐妈妈走的时候一定很急,一柜子的衣服基本没有带走。她忽然看到她送给徐妈妈的那条旗袍,立刻拿了出来。药品藏在旗袍中,小翠拿着旗袍故作镇静地走了出来。巡捕房自然要对小翠一番盘查,好在邻居都能作证那条旗袍确实是小翠送给徐妈妈的,小翠才得以脱身。

小翠似乎又触动了日本人的神经,他们忽然要求搜查同福里的每一家。当他们打开陆宝荣的铺子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徐天庆幸昨晚在自己昏迷之前,已经让陆宝荣烧掉了所有带血的衣物,也幸好陆宝荣有一张裁剪板一样高,还能用被子全部遮住的床。日本人走了,药拿到了手。徐天似乎可以微微地松口气。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